欢迎访问内蒙古区情网
您在: 内蒙古区情网 >> 方志园地 >> 地方志书 >> 自治区志 >> 政府志 >> 施政记略 >> 第一章 >>
 
第二节 内蒙古地区各地方官署
作者:xiaozhan…    方志园地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666    更新时间:2011-4-14    
    一、呼伦贝尔“独立”
   
在外蒙古“独立”运动影响下及受沙皇俄国的煽动,清宣统三年(公元1911年)10月间,呼伦贝尔各旗的总管开会,并向清王朝提出实质上是要脱离中国的5条要求,即中国官吏、中国军队撤出呼伦贝尔,停止向呼伦贝尔移民和进行垦殖,汉人如不愿承认当地官府,即将其驱逐出呼伦贝尔,一切税收移交呼伦贝尔当地官府。清王朝拒绝了这些要求。这时,外蒙古宣布“独立”,哲布尊丹巴便以“蒙古君主”的名义打电报和写信给呼伦贝尔封建上层人士,鼓动他们响应库伦“独立”,并派人潜入呼伦贝尔地区进行策划。在俄国驻呼伦领事乌萨蒂的积极策动下,呼伦贝尔额鲁特旗总管胜福、陈巴尔虎旗总管车和扎、索伦旗总管成德等人,调集附近各旗蒙兵千余人,利用沙皇俄国“援助”的500支枪,组织武装。
    民国元年(公元1912年)1月15日,胜福等武装攻入呼伦城(今海拉尔市),强行驱逐当地官署官员,占领官署,呼伦道台准备率兵反击时,乌萨蒂出面威胁称“双方交战,炮弹若落入站界,即行调兵干涉”。于是,呼伦道台以“轻开战衅,惹起国际交涉,致贻后患”为由,被迫将驻军撤往东清铁路站界。胜福等武装立即宣布呼伦贝尔“独立”,脱离与清朝的关系,加入外蒙古“独立”后的所谓“大蒙古国”;并宣布成立呼伦贝尔自治政府,隶属于外蒙古“独立”政府。同时,哲布尊丹巴任命胜福为“参赞大臣”、“大蒙古国”驻呼伦贝尔“总督”。胜福随即在俄国军队的支持和配合下,派军队数百人进攻胪滨府(今满洲里市)和吉拉林等地。2月2日,车和扎率数百蒙古兵,在1营伪装成蒙古兵的俄军配合下,向胪滨府发起攻击,经过数小时激战,当地中国驻军击退俄军,当场击毙俄国西伯利亚第15号联队军官劳喀普林斯基和4名俄兵。2月4日,俄国再度增调骑、步、炮兵,配合蒙兵攻打胪滨府,并威胁胪滨府公署“限12点钟交枪马,否则开炮轰击”。中国方面为防止引起中俄武装冲突,遂撤出胪滨府等地驻军,呼伦贝尔自治政府在俄国军队的支持下,控制了呼伦贝尔地区。呼伦贝尔“独立”后,俄国人通过在经济上给以支持来加紧对呼伦贝尔自治政府的控制。华俄道胜银行贷款给呼伦贝尔“自治政府”,用于购买武器;由俄国军官为其训练军队;由俄商和资本家同胜福等签订了40多项合同,以大量攫取呼伦贝尔地区的伐木、采矿、垦殖、渔猎等权利。
    民国4年(公元1915年)6月7日《中俄蒙协约》(即《恰克图条约》)签订后,11月6日,《中俄关于呼伦贝尔之协定》在北京签字,中华民国政府承认呼伦贝尔为“特别区域”,呼伦贝尔“独立”也宣告结束。
    民国6年(公元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推翻了沙皇俄国的统治,由沙俄策动、蒙古封建上层发动的蒙古“独立”运动,也宣告彻底结束。民国9年(公元1920年)1月6日,呼伦贝尔蒙古封建上层也致电东三省巡阅使和黑龙江督军,并转呈民国政府撤销呼伦贝尔“特别区域”。呈文声明“呼伦贝尔地方,向为中国完全领土,隶黑龙江省管辖。自迫于库伦大势,不得已而独立。嗣后改为特别区域。“经全旗总管协领左右两厅长帮办等,代表本属蒙旗,全体诚意,会议多次,均称取消特别区域,用图自安,实万世永赖之利”,并呈请废除《中俄关于呼伦贝尔之协定》。1月28日,中华民国政府发布政令,正式取消呼伦贝尔“特别区域”。
    二、乌泰与“东蒙古独立”
    乌泰是哲里木盟副盟长、科尔沁右翼前旗札萨克郡王。因王位承袭纠纷打了10多年的官司,从而耗尽资财,先后向俄国人借债达29万卢布,与俄国人结下难以解脱的关系。俄国利用乌泰王府作为在内蒙古扩张势力的据点,而乌泰则企图借助俄国的势力摆脱其政治、经济上的困境。当俄国策动外蒙古“独立”后,乌泰立刻作出反应。
    民国元年(公元1912年)初,乌泰派科尔沁右翼前旗协理台吉诺庆额、王爷庙锡勒喇嘛布和布彦、其美德包一达3人为特使,赴外蒙古晋见哲布尊丹巴,陈述乌泰联合哲里木盟10旗响应外蒙古“独立”,加入“大蒙古国”的愿望,并请求援助。哲布尊丹巴表示以“兵力武器,尽力援助”,并任命乌泰为“进攻中华民国第一路总司令”。同时,乌泰与哲里木盟各旗联络,科尔沁右翼后旗、扎赉特旗、杜尔伯特旗表示响应。乌泰计划首先在哲里木盟发动“独立”,企图带动各盟旗,最终将内蒙古并入“大蒙古国”。7月间,奉天都督赵尔巽侦知乌泰有发动独立之意,便派人前往规劝,并答应减免该旗30万两白银之债务,以示安抚;同时,电令洮南知府孙葆晋予以查办。
    乌泰得知事已泄露,便加紧暴动准备。决定分3路攻占洮南府和周围各县,科尔沁右翼中旗图什业图亲王业喜海顺出兵配合攻取突泉;扎赉特旗札萨克巴特玛拉布坦出兵接应攻打靖安;科尔沁右翼后旗镇国公拉喜敏珠尔率部攻占镇东县。8月8日,乌泰发布征兵布告。16日,行文靖安县,勒令中国地方官离境,宣布蒙旗“保固疆域”、“永绝汉官”。18日,发布编组武装布告,称“本旗将及20万人,结为一体,毫无退志,共愿趋向库伦”。20日,乌泰在葛根庙宣布“独立”,并发布“东蒙古独立宣言”,称“近见中国形势,既废孔孟之教,又云殖民蒙古。孔孟既废,佛教何能保存?蒙古以牧业为主,中国殖民必夺蒙古生业,共和实有害于蒙古。今库伦皇帝遣人劝导加盟,俄国复以兵器弹药相助。兹即宣布独立,以绝中国,而全蒙古权利,非有他意。”同日,兵分3路,向洮南、突泉等地进攻,沿途散发“独立宣言”。至9月上旬,攻占了靖安县、洮南城、镇东县。
    奉天都督赵尔巽对乌泰的武装暴动已有准备,紧急调动东北各省军队,分别控制哲里木盟各旗。8月底,由郑家屯后路巡防队统领吴俊升率3 000余人,经过一天激战,进驻了洮南城。9月12日,吴俊升部攻占了乌泰的大本营葛根庙。13日,吴俊升部占领乌泰王府。乌泰军队的主力被歼灭,乌泰、拉喜敏珠尔率残部数10骑及其家眷逃往索伦山,后在俄国人和呼伦贝尔当局的协助下,经海拉尔转赴外蒙古,被外蒙古当局任命为库伦政权司法副大臣。拉喜敏珠尔经乌珠穆沁旗逃往外蒙古。至此,乌泰发动的“东蒙古独立”以失败告终。
    三、其他蒙古王公的动向
    辛亥革命推翻了清王朝。内蒙古的蒙古封建王公、上层却反对共和,反对清帝退位。当外蒙古、呼伦贝尔相继宣布“独立”后,沙俄和日本加紧对内蒙古的参与和渗透,部分蒙古王公便企图寻求外援,策划“独立”。但由于中华民国政府的对策,多数王公、上层的活动被阻止。
    对于外蒙古的“独立”,内蒙古除了呼伦贝尔和哲里木盟的乌泰直接响应外,其他盟旗蒙古王公、上层的反应各不相同,有表示赞同并准备响应的;也有坚决反对的;还有犹豫观望的,而以后者居多。在内蒙古6盟49旗中,虽然有35个旗曾表示支持外蒙古“独立”,但采取实际行动者甚少。喀喇沁右旗札萨克贡桑诺尔布,科尔沁左翼前旗札萨克宾图王棍楚克苏隆,巴林右旗札萨克扎噶尔等人,获悉在俄国人的支持下,外蒙古宣布“独立”后,即前往俄国驻北京公使馆探询俄国援助内蒙古加入“大蒙古国”的可能性。民国元年(公元1912年)2月,贡桑诺尔布召集部分旗的王公、官员秘密开会,商讨响应外蒙古“独立”之事。贡桑诺尔布虽然以盟长身份力主加入“大蒙古国”,但是,却无奈于其他与会者多持消极态度。棍楚克苏隆也因旗里支持者甚少,只好带随从数人投奔外蒙古,出任哲布尊丹巴政权的“副总理大臣”。扎噶尔和奈曼旗札萨克苏珠克图巴图尔也因没有得到王公、上层的支持而未能有所举动。在靠近外蒙古的锡林郭勒盟各旗,由于盟长杨森扎布坚决反对响应外蒙古“独立”,力主与中华民国政府保持关系,所以,只有少数蒙古王公、上层逃入外蒙古。察哈尔各旗多数总管不赞同参与独立运动。
    外蒙古的“独立”始终没有在内蒙古形成大范围的、协调一致的独立行动,而只有一些零散孤立的活动。乌兰察布、伊克昭两盟的达赖公、白彦公,察哈尔的巴雅尔公,卓索图盟的海山、巴布扎布,哲里木盟的阿尔花公、陶克陶呼,呼伦贝尔的达木丁苏隆,归化城土默特旗的玉禄等人,有的发动一些小范围的动乱,有的在外蒙古叛军进犯内蒙古时给以内应,有的逃往外蒙古参加对内蒙古的军事进攻。然而,都未对内蒙古的稳定形成全局性的影响。
    四、第一次东蒙王公会议
    民国元年(公元1912年)9月下旬,乌泰“东蒙古独立”失败,哲里木盟各旗表示归附中华民国之后,盟长齐默特色木丕勒为了听取哲里木盟各旗对中华民国政府的态度和意见,向各旗发出通知:决定于10月初在郑家屯召开全盟会议。吉林都督陈昭常得知后即委派翻译伊克塔春与盟长齐默特色木丕勒“磋商各旗王公同至长春集会,联络感情等事宜”,遂将会议地点改为长春。10月28日,第一次东蒙王公会议在长春西南路道道署召开(此次会议亦被称为“汉蒙会议”、“长春会议”、“哲里木10旗王公会议”等),为区别于民国2年(公元1913年)10月召开的哲里木盟10旗王公会议,一般称之为“第一次东蒙王公会议”。参加会议的代表有:中华民国政府特派代表阿穆尔灵圭亲王、东三省西边宣抚使张锡銮、吉林都督陈昭常、第二十三镇统制孟恩远、吉林临时旗务处佟庆山、第二十三镇四十六协协统裴其勋、奉天民政使孙白斛、黑龙江提学使涂学风、郭尔罗斯前旗札萨克兼盟长齐默特色木丕勒、郭尔罗斯前旗三喇嘛阿穆尔沁格勒图、科尔沁左翼中旗札萨克达日罕亲王那木济勒色楞、郭尔罗斯后旗札萨克布彦楚克、科尔沁左翼中旗温都尔郡王那兰格列勒、杜尔伯特旗札萨克希拉布丕勒、科尔沁左翼前旗代表协理爱由勒乌圭、科尔沁左翼后旗代表富勒珲、扎赉特旗代表梅伦白西凌阿、科尔沁左翼中旗代表协理依德尔、科尔沁右翼后旗代表章京毕奇绰克图等。会议召开之际,袁世凯、蒙藏事务局、前清帝溥仪等分别向参加会议的阿穆尔灵圭、陈昭常、齐默特色木丕勒发出密电,强调中华民国政府保证对赞成共和之蒙古王公的封赏,并要求尽力作好安抚蒙古王公的工作,使之赞成共和。会议上,阿穆尔灵圭、陈昭常等分别发言,着重解释中华民国政府对蒙古王公的优待政策及强调中央与蒙古之间历来的友好关系。各旗代表共议了赞助五族共和,拥护民国,反对外蒙古“独立”等问题。阿穆尔灵圭代表中华民国政府宣读了《蒙古待遇条例》、《加封各地胡毕拉罕文》、《加进实赞共和之各蒙古札萨克封爵》以及对齐默特色木丕勒的加衔晋爵决定。
    中华民国政府在会议开始时提出了10项议案,内容为:1.蒙边要隘地点由国家派兵驻屯。2.蒙古王公不经中央批准,不得向外国借债。3.蒙古王公取消“独立”后仍可享受优待条件。4.各王公不得将财产抵押给外国,以保领土。5.蒙人举办新政,得经中央批准。6.增强蒙汉情谊。7.发行蒙文报纸,以开民智。8.蒙旗悬挂五色旗,以符国体。9.蒙旗遵守民国法律。10.各旗所需枪械由各都督代购,不准私运。会上,蒙古王公及各旗代表在赞成共和,反对外蒙古“独立”的基础上,为维护蒙旗历来的权利,也提出了6项议案,内容为:1.保全以前所属领土。2.蒙旗具有自由练兵的权利。3.赔偿因征蒙而带来的蒙人损失。4.驻屯蒙地的征蒙军迅速撤退。5.承认已经开垦之地,其它地方不得再开。6.不得设立行省。在议案的讨论过程中,关于代表们提出的赔偿蒙人损失一条,中华民国政府以汉人的损失比蒙人更多为由加以拒绝,所以,蒙古王公就此取消了这一要求。会议根据《参议院议员选举法》,选举阿穆尔灵圭、色旺端鲁布为国会参议院议员。蒙古王公们还在“取消库伦独立劝诱书”上签了字。11月1日,蒙古王公及各旗代表以签名方式通过了中华民国政府提出的10项议案,并作为最后决议。当天宣布闭会。
    会后,哲里木盟盟长齐默特色木丕勒同阿穆尔灵圭晋京向中华民国政府报告了会议内容,阿穆尔灵圭向袁世凯提出了派兵保护不附库伦的蒙旗;其它各盟也应举行同类会议;清理蒙旗债务等建议。齐默特色木丕勒代表哲里木盟10旗发出通电。中华民国政府先后为哲里木盟蒙古王公加封、进爵。11月12日,扎赉特旗札萨克贝勒巴特玛拉布坦被加封为郡王;20日,驻京蒙古王公中亲王阿穆尔灵圭因无爵可进,移奖其长子和希格进封为辅国公;21日,郭尔罗斯前旗札萨克盟长齐默特色木丕勒被封为贝勒;27日,卓里克图亲王色旺端鲁布得到一等嘉禾章。同时,内蒙古其它各盟的蒙古王公只要表示拥护共和均得到加封。
    五、第二次东蒙王公会议
    第一次东蒙王公会议之后,外蒙古、呼伦贝尔“独立”问题仍然是中华民国政府面临的重要问题。为了稳定内蒙古各盟旗的局势,中华民国政府决定在长春再次召开哲里木盟10旗王公会议,中华民国政府出资8 000余元作为会议经费,委派专人安排会议场所以及王公、代表们的住宿,组织由东三省著名演员组成的演出队进行慰问演出,并派蒙藏事务局副总裁荣勋赴长春出席会议。
    会议于民国2年(公元1913年)10月13日正式召开。出席会议的代表有:中华民国政府特派代表荣勋、吉林护军使孟恩远、吉林民政使齐耀琳、奉天都督代表荣厚、黑龙江省教育司长涂凤书、哲里木盟盟长齐默特色木丕勒、郭尔罗斯前旗三喇嘛阿穆尔沁格勒图、郭尔罗斯后旗代表达木林扎普、科尔沁左翼后旗代表协理达崇阿、科尔沁左翼中旗代表协理库额鲁希呼、科尔沁左翼前旗札萨克丹巴多尔济、科尔沁右翼前旗代表协理陶都那逊、科尔沁右翼中旗代表协理色旺多尔济、科尔沁右翼后旗代表章京色他勒、扎赉特旗代表协理巴多玛、杜尔伯特旗代表达木林扎布等。荣勋代表中华民国政府在会上宣布有关外蒙古的情况及中华民国政府对蒙政策,并陈述了中央政府为“重视蒙旗起见,拿出那么多经费,专门派员到会的理由”。东三省各行政长官分别“详陈对于蒙旗亲密情事”。会议传达了袁世凯的几项要求,内容为:1.今后内蒙古王公绝不许借外债。2.不受俄国的煽惑。3.各蒙古王公力图保持蒙旗的稳定。中华民国政府向会议提出的议案为:1.迅速订立中俄条约,以图保全蒙古。2.明确内蒙古与外蒙古的境界线,改内蒙古为民国行省。3.征收通行货物税及家畜税。4.移民开垦。5.开采山林及矿山。会议上,蒙古王公也提出了多项要求,大致为:1.改设蒙藏部,以重体制。理由是蒙藏地方幅员辽阔,事务繁多,而中华民国政府设立的蒙藏事务局在其管辖范围、规模等方面远远不如前清理藩院,应改设蒙藏部。2.吉、黑两省所属蒙旗地租仍照现银征收。理由是以前,吉林、黑龙江所属蒙旗征收地租时,一垧地收420吊文,相当于现银210两左右,1两银相当于2吊文。随着武昌起义的爆发,吉、黑两省的官帖价格下降。在吉林,1两银相当于13~14吊文;在黑龙江,1两银相当于18~19吊文。如果按吉、黑两省的官帖价征收地租420吊文,只能收到30两银左右的地租。3.蒙境所收税务拨归蒙旗,藉资筹备饷械,以防外患。理由是从武昌起义、外蒙古“独立”以来,东北一带的土匪、马贼日益猖獗,骚扰附近的蒙旗,抢掠蒙民财物的现象经常发生。东三省军队虽然在各处驻防,但从来不管保护蒙境,蒙旗方面如果不训练军队加以保护,就无人维持蒙旗安宁。而蒙旗方面由于财政困难,又无法筹款训练军队,所以,在蒙旗境内设置的各府县应该将所收收入的一半拨归蒙旗。4.汉蒙诉讼,由蒙员陪审。理由是随着汉民的大量涌入蒙旗,汉蒙之间的纠纷也随之发生,历来这类诉讼案均由地方官处理,而蒙古人大多不懂汉语,地方官则不懂蒙语。因此,蒙方往往处于不利境地。
    会议双方都提出各自的需求,因此,争论甚激,互不相让。尤其是设立行省、移民开垦等问题遭到蒙古王公代表们的强烈反对。最后,在以下几个问题上达成一致,并得到会议通过:1.东四盟防务联合办法。2.清理俄蒙债务。3.在郑家屯设立蒙古政务局。4.呼吁呼伦贝尔取消独立。5.科尔沁右翼前旗善后办法。6.合办华蒙实业银行。会议对于蒙古王公提出的4项要求,以应该由东三省行政长官先查照之后代为转呈中央为由,暂时没有解决。10月16日,会议结束后,盟长齐默特色木丕勒偕同吉林护军使孟恩远晋京,向中华民国政府报告了会议情况及蒙古王公们的提议。
方志园地录入:xiaozhang    责任编辑:xiaozhang 
  • 上一个方志园地: 没有了

  • 下一个方志园地:
  • Copyright www.nmgqq.gov.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内蒙古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敕勒川大街1号自治区党政综合办公大楼 邮编:010098 电话:(0471)5222625
    备案序号:蒙ICP备05003250号 技术支持:呼和浩特市传星科技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