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内蒙古区情网
您在: 内蒙古区情网 >> 年鉴刊物 >> 刊物 >> 内蒙古方志2015年 >> 第二期 >>
 
【方言丛谈】关于共同蒙古语的方言划分问题(续四)
作者:白音朝克…    年鉴刊物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291    更新时间:2015-9-1    

   

在蒙古语族语言的分类和蒙古语方言的划分中莫戈勒语的定位问题   

成吉思汗帝国西征时期,作为其前哨的蒙古士兵留居在波斯(伊朗)、阿富汗等国。阿富汗的莫戈勒人就是这些蒙古兵的后裔。据说塔吉克语将蒙古[勒](Monggol)称莫戈勒(Moghol)。阿富汗的蒙古人也接受这一称谓,称自己是莫戈勒人。  

英国有一位军人最先接触莫戈勒部人,搜集一些语言材料,撰写发表了《艾玛克莫戈勒语词汇表》(1838)。19世纪80年代,又有一位英国军人编写了含有莫戈勒语词汇的《阿富汗地名词典》。从此以后,国外一些学者注意调查和研究莫戈勒语,并发表不少有关莫戈勒及其语言的论著。加贝伦茨于1886年发表了《论哈扎拉和艾玛克人的语言》。芬兰学者兰司铁发表了《莫戈勒语研究·阿富汗蒙古语概述》(1905?)。  

匈牙利学者李盖提于1936年赴阿富汗调查了莫戈勒语,并著有《阿富汗的蒙古人和突厥人的语言》(1955)、《R·李奇(R·Leech)搜集的莫戈勒语词汇》(1954)等。日本学者岩村忍和美国学者舒尔曼合作于1954年到阿富汗对莫戈勒语进行调查并合著《阿富汗的蒙古人集团》(1954)。岩村忍、长田夏树和山崎忠合著《Zirni手稿—波斯语、莫戈勒语词汇和语法》(1961)。普恰于1959年撰写《阿富汗莫戈勒语与混合语理论》。L·D·萨克达洛夫、A·M·卡仓令娃于1968年发表了《论阿富汗的莫戈勒语》一文。S·霍马母(莫戈勒人)于1970年撰写的《阿富汗的蒙古人》一文,比较详细介绍了阿富汗的蒙古人(即莫戈勒人)的居住区域情况和语言的生存情况。德国学者海西希和魏尔斯于1969年和1970年两次赴阿富汗对莫戈勒语进行实地调查,并由魏尔斯撰写了《阿富汗蒙古语考察报告》(分“1969年的第一次考察”和“1970年的第二次考察”)。后来他将两次调查搜集的语言文学材料汇综整理,于1972年出版了《阿富汗蒙古的语言文学资料—阿富汗赫拉特省的莫戈勒语》巨著。此作语言材料比较丰富、比较系统、全面描写了阿富汗莫戈勒的情况。随着蒙古语族语言研究的深入,在蒙古语族语言的分类和蒙古语方言的划分中,对莫戈勒语如何定位的问题上,国内外学者的观点不完全一致。  

(一)在蒙古语族语言的分类中对莫戈勒语的定位情况  

1.鲍培的《布里亚特蒙古语研究》(1933)中,将蒙古语分为东西两个语支,将伏尔加河地区卫拉特语称卡尔梅克话视作西部语支,将布里亚特话、喀拉喀话和南蒙古话合称东部语支。作者在书中,将阿富汗的莫戈勒语同希拉裕固语、达斡尔语和蒙古尔语并列为具有独立地位的语言。鲍培的《〈喀拉喀蒙古语语法〉的导论》(1951)、《蒙古语比较研究绪论》(1955)、《阿尔泰语言学导论》(1965)和《〈蒙古书面语语法〉序言、导论》等论著中,均将阿富汗的莫戈勒语视作独立的语言与土族语(又称蒙古尔语)、达斡尔语等并列。  

2.兰司铁在其《阿尔泰语言学导论》中没有采用“蒙古语族语言”称谓,在大蒙古语概念下,对蒙古语族语言既没有区分语言和方言的界限,也没有划分具体的方言,而在“现代蒙古语方言区”的标题下,将蒙古语族语言分为七个方言区(或方言群)。其具体划分如下:  

(1)将内蒙古诸部语言合称东蒙古语(东蒙);  

(2)将外蒙古蒙古语称喀尔喀蒙古语(喀);  

(3)将俄罗斯的布里亚特诸部语言和中国的巴尔虎布里亚特话合称北蒙古语(北蒙);  

(4)将中国、俄罗斯和蒙古国卫拉特各部语言合称西蒙古语(西蒙);  

(5)阿富汗的莫戈勒人的语言;  

(6)中国内蒙古、黑龙江的达斡尔人的语言;  

(7)中国甘肃、青海的西拉裕固语和蒙古尔(即土族)语等。  

作者在书中称“在东蒙、喀、北蒙、西蒙”这些蒙古方言之间,一直是可以互通的。大概,这些方言彼此都有过相当的影响。因此,对于一种方言应归于哪一群,常有不同的意见。”。由此可见,上述1—4项之间是并列的方言关系,而5—7项就应分别理解为蒙古语族独立的语言。  

3.巴斯卡科夫的《阿尔泰语系语言及其研究》(1981)中,将整个蒙古语族语言分为西部语群(西区)、东部语群(东区)、北部语群(北区)和南部语群(南区)。从各语群(区)所包括的语言和划分次语群的情况看,西部语群(西区)、东部语群(东区)、北部语群(北区)是个方言群或方言区。作者在书中,南部语群(南区)称莫戈勒蒙古语群(南区),并划分两个次语群,即莫戈勒混合次语群和莫戈勒甘肃次语群。作者将莫戈勒语、达斡尔语与内蒙古方言(包括喀喇沁、察哈尔、鄂尔多斯等土语)并列划归莫戈勒混合次语群。这样,所谓莫戈勒混合次语群实际上是独立语言(莫戈勒语、达斡尔语)和方言(内蒙古方言)的混合。书中所称莫戈勒甘肃次语群包括土族语、东部裕固语、东乡语、保安语、山前语、三塔语、阿拉格瓦语等。所以,莫戈勒甘肃次语群基本上应该是蒙古语族语言群。  

4.托达叶娃在《现代蒙古标准语语法讲》(1957)中称,在十二世纪末叶和十三世纪初叶,蒙古部落里的各不同集团讲着不同的蒙古语方言。由于成吉思汗帝国的崩溃,同时也由于个别蒙古人集团分散在彼此相隔很远的地域上,统一的蒙古语不可能、也来不及形成。彼此隔离的各个方言各自发展,并在十四—十七世纪,形成蒙古语族一系列独立语言。成吉思汗帝国时,莫戈勒人是作为据点的前哨而移去的,他们进入阿富汗永远居住下来,和其他蒙古人没有任何联系,他们的语言与其他蒙古人的语言有了显著的差别,以至于这些莫戈勒人不懂其他蒙古人的语言。言外之意,莫戈勒语也发展成为独立的语言。  

法国语言学家梅耶和柯恩的《世界语言》(1924)、桑席耶夫的《蒙古语方言》(1952)和《蒙古语比较语法》(1953)、别尔达卡耶夫的《〈蒙古语言〉引言》(1968)以及芬兰学者尤哈·亚胡嫩的《蒙古语族诸语言》中,均将莫戈勒语视作独立语言与蒙古语族其他诸语言并列。法国学者M·贝法和R·阿马荣的《蒙古语族概况》(1983)中,将莫戈勒语与达斡尔语、裕固语、东乡语、土族语并列并合称孤立的蒙古语语支。  

5.罗布桑旺丹先生的《关于现代蒙古诸语言、方言的分类问题》(又名《关于蒙古语及其方言》,1959)和他主编的《现代蒙古语语法》(1966)中,将阿富汗的莫戈勒语视作独立的语言与达斡尔语、蒙古尔语等并列划归蒙古语族语言。  

6.清格尔泰教授主编的《现代蒙古语》(1964)、喻世长先生的《蒙古语族的形成和发展》(1983)、图力更等人的《现代蒙古语研究概论》(1988)、瓦·斯琴教授的《蒙古语基础知识》(1993)、嘎尔迪等人的《现代蒙古语》(2001)、陶高等人的《现代蒙古语》(1993)、莫德勒图等人的《现代蒙古语》(1995)、官其格教授的《语言学名词解释》(1986)、杨圣敏等人的《中国民族志》(2003)、布和教授的《莫戈勒语研究》(1996)等蒙古语族语言的论著或与蒙古语族语言相关的著作以及高名凯、王安石的《语言学概论》(1963)和包祥教授编著的《语言学概论》(1988)等诸多语言学理论著作中,均将莫戈勒语称为独立语言划归蒙古语族语言。  

(二)在蒙古语方言划分中对莫戈勒语的定位情况  

1.鲁得聂夫的《东蒙古诸土语资料集》(1911)中,在大蒙古语的概念下将蒙古语(含部分语族语言)分为东部、北部和西部三个方言,而将阿富汗的莫戈勒语划归西部方言。  

2.裴特生的《十九世纪欧洲语言学史》(汉译本,1958)中,将中国新疆等地的卫拉特诸部和俄罗斯伏尔加河卡尔梅克合称西蒙古人,居住在蒙古本部,即内蒙古和外蒙古的蒙古人称东蒙古人,居住在贝加尔湖地区的布里亚特诸部称北蒙古人。作者认为,居住在这三个地区的三部蒙古人“在语言上的差异非常小,所以最好称为不同的方言而不称为不同的语言。”。裴氏在书中,将阿富汗的莫戈勒称作“蒙古部族,他们的语言是属于西部的。”。  

3.符拉基米尔佐夫在《蒙古书面语与喀尔喀方言比较语法》(1929)中,在“现代蒙古诸方言及土语”的标题下将蒙古语方言和土语分成西部方言和东部方言,并将阿富汗的莫戈勒语称莫戈勒方言与卫拉特方言(包括俄罗斯、蒙古国和中国的卫拉特各部诸土语)并列划归西部方言。符氏在书中还称“所有这些现代方言都是中期的一些蒙古小方言发展和混合的结果”。  

4.岑麒祥在他的《语言学史概要》(1958)中,将阿富汗的莫戈勒语称阿富汗蒙古方言与内蒙方言、喀尔喀方言、布里亚特、卡尔梅克方言等并列。北京大学语言教研室编的《语言学名词解释》(1960)中也将阿富汗的莫戈勒语称阿富汗蒙古方言。  

5.莫莫等人的《现代蒙古语及其方言》(1982)中,将阿富汗的莫戈勒语视作近亲的蒙古语与蒙古国蒙古语(包括喀拉喀方言、卫拉特方言和布里亚特方言等)、俄罗斯的蒙古语(包括布里亚特语和卡尔梅克语)和中国的蒙古语(有巴林、鄂尔多斯、喀尔沁和科尔沁等土语)并列。  

6.W·科特维奇的《阿尔泰诸语言研究》(1953)中,将阿富汗的莫戈勒语和中国东北的达斡尔语视作蒙古语的方言,分别称其为莫戈勒方言和达斡尔方言。  

7.卡扎克维奇的《西伯利亚苏联全科词典》(本文(续一)和(续二)误称《西伯利亚—苏联布里亚特词典》—笔者注)中,将蒙古语分为东部语支和西部语支,并将西部语支按原部落为单位分土尔扈特方言、杜尔伯特方言、额鲁特方言、和硕特方言和浩伊特方言,并认为,阿富汗的莫戈勒方言等在西部语支中具有特殊地位。  

结语:  

第一,从上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期间,国外多位学者对莫戈勒调查搜集的语言材料表明,莫戈勒语的语音系统、词汇系统和语法系统是不完整的。  

第二,学者们的多次调查中,只有极少数老年人会说莫戈勒语,提供简单的语言材料,整体上看莫戈勒人基本上转用了波斯语、塔吉克语等其他语言。莫戈勒语基本上失去了社会交际的功能。莫戈勒语实际上已成为一些莫戈勒老人潜意识中的语言,是早期蒙古语的残余,是处在消亡过程中的语言。所以,这样的莫戈勒语既不宜与现代蒙古语族诸语言并列,也不宜与现代蒙古语诸方言并列。  

第三,德国学者海西希和魏尔斯合作,于1969年和1970年两次到阿富汗调查过莫戈勒语,并撰写了《阿富汗蒙古语考察报告》,魏氏在1969年的考察报告中说:“莫戈勒蒙古语在阿富汗的蒙古族中称Mogoli,现在只有极少数人使用”,“即使是莫戈勒语说得比较流利的人,也不知道三和四以上数字用蒙古语怎么说。”,“我们这次语言考察,也许是它消失以前的最后一次。”。魏氏在1970年的考察报告中称“去年进行第一次考察时,我们就有一个印象,莫戈勒语消亡的日子已屈指可数了,今年来进行第二次考察,更加深了这个印象。因此,我们搜集到的这些莫戈勒语材料,也是这种语言完全消失前最后的一批详尽材料了。”。从上世纪70年代初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几十年,原来会说一些莫戈勒语,提供莫戈勒语材料的那些老人已相继离开了人世。我们可以推断,几十年前作为早期蒙古语残余而存在的莫戈勒语现在基本上消亡了。  

第四,根据上述情况,我们既不支持将莫戈勒语视作独立语言与蒙古语族其他诸语言并列的观点,也不采纳将莫戈勒语视作方言与现代蒙古语诸方言并列的观点。  

结论  

由于社会历史的发展,地理和政治的分隔跨境居住在中国、蒙古国和俄罗斯的蒙古各部按聚居区域分隔成五个部分:内蒙古即南蒙古(包括内蒙古、辽宁、吉林和黑龙江等省区的蒙古族)、卫拉特(居住在新疆、青海、甘肃等省区的卫拉特诸部)、喀拉喀即北蒙古(聚居在蒙古国)、布里亚特(聚居在俄罗斯贝加尔湖地区)和卡尔梅克(聚居在俄罗斯伏尔加河地区)等。这五部蒙古的语言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各自有了一些特点,彼此有一定的区别,而且各自有自己的文字、书面语和标准音系统。所以,五部蒙古的语言在形式上像个独立的语言。但是这五部蒙古语的语音系统、词汇系统、语法系统同属一个共同蒙古语系统。所以,这五部蒙古语是历史地形成的具有独立性的五个方言。它们没有共同的标准语,它们之间没有所谓高级形式和低级形式、统辖与被统辖的关系。将这五部蒙古语并列视作共同蒙古语独立的方言符合历史情况和语言实际,也使五个方言及其各土语之间关系趋于平衡。关于在蒙古语族语言的分类和蒙古语言的方言划分中对这五部蒙古语如何定位的问题,笔者在蒙古语方言划分的讨论中分别有具体地阐述,现将基本观点归纳如下。  

    (一)中国的蒙古语方言及其土语  

1.内蒙古方言,有五个土语。  

(1)科尔沁土语;  

(2)喀尔沁土默特土语;  

(3)巴林土语;  

(4)察哈尔土语;  

(5)鄂尔多斯土语。  

2.卫拉特方言,有以下几个土语  

(1)土尔扈特(含杜尔伯特等)土语;  

(2)察哈土语(在新疆);  

(3)青海甘肃土语(与托忒书面语的关系而言独立的土语);  

(4)阿拉善额济纳土语(与托忒书面语的关系而言独立的土语)。  

另外,巴尔虎布里亚特土语属于俄罗斯的布里亚特方言。这个土语既不宜与内蒙古方言和卫拉特方言并列,也不宜与其各土语并列。  

(二)蒙古国的蒙古语方言及其土语  

喀拉喀方言,有三个土语:  

(1)西喀拉喀土语;  

(2)中喀拉喀土语;  

(3)东喀拉喀土语。  

另外,蒙古国的科布多卫拉特土语属中国的卫拉特方言,与托忒书面语的关系而言,它是独立的土语。布里亚特(含巴尔虎)土语属布里亚特方言,与俄罗斯布里亚特书面语的关系而言,它是独立的土语。这两个土语既不宜与喀拉喀方言并列,也不宜与喀拉喀方言的各土语并列。  

 (三)俄罗斯的蒙古语方言及其土语  

1.布里亚特方言,有三个土语。  

(1)贝加尔湖西部(有人称为北部)土语;  

(2)贝加尔湖东部(有人称为南部)土语;  

    (3)色楞格土语。  

另外,就语言要素而言,中国的巴尔虎布里亚特土语和蒙古国的布里亚特(含巴尔虎)土语均属布里亚特方言,但是与布里亚特方言书面语的关系而言它们是独立的土语。  

2.卡尔梅克方言,主要有两个土语。  

(1)杜尔伯特土语;  

(2)土尔扈特土语等。     

(全文完)  

(作者:内蒙古大学蒙学院教授)  

年鉴刊物录入:张瀚鹏    责任编辑:guanliyuan 
  • 上一个年鉴刊物:

  • 下一个年鉴刊物:
  • Copyright www.nmgqq.gov.cn All rights 版权所有 :内蒙古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地址: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敕勒川大街1号自治区党政综合办公大楼 邮编:010098 电话:(0471)5222625
    备案序号:蒙ICP备05003250号 技术支持:呼和浩特市传星科技有限责任公司